过剩世界所面对的丰收之零

阿琦·路迷的花园

与“花园”一词中感知到的安稳有所不同,阿琦·路迷的“花园”系列就像是一个“过剩的”空间,充满了植物、水以及看起来像历史遗迹似的建筑物等元素。这样的作画方式打乱了远近法则,那么,尽管这样的空间是某种森林似的封闭了的空间,但也依然能够从中看出远方的风景,这样的空间表现,会让人在转移视线的过程中感到眼花缭乱。

这种像热带雨林?森林?一样的风景并不是实在的风景,而是艺术家用自己从各种各样的场所拍摄收集到的无数庭园素材(树木、草、河流、瀑布、池塘、花、虫……),用拼贴的方式组合完成的,据说多的话,在一个作品要用300多张形形色色的植物等影像拼贴完成。

这个被他称之为“造园”的工作,首先要做的是建造建筑物。当然,是在一个没有任何土地的、架空的虚无空间里建造的建筑物。这些空间都是以巴洛克教堂、天主教堂、印度教寺院等宗教建筑为题材,而这样的题材则成为了造园的基础。他表示,“天主教堂也好、寺院也好,之所以这些地方被设计成某种应该包含永恒时间在内的装置,是因为那种超越时间的功能正是集中在这种复杂奇怪的装饰之中……”,永恒持续的螺旋与曲线的装饰,和那些种植在这种建筑空间中的植物,互相之间,具有某种不规则的关系,人与自然的界线在此消失。不论是印度教的装饰还是巴洛克的装饰,归根结底,根源是一样的,因为执着地培育出来的植物与执着的装饰的反复与叠加,形式本身也许就显现出来了。

一般情况下,他都是用手工操作的方式拼贴超过100张以上的照片。最终在电脑中进行合成,而手工拼贴的图像越复杂、越不可知,就越成功。这样制作完成的图像,远不像是那种电脑合成图像中常见的真实风景,毋宁说更像是18世纪空想建筑的草图,或者说是某种像万花斑驳的弗兰德壁毯似的“照片”。

而且,这个系列的部分作品采用了鲜艳的大红色以及粉红色等色彩,具有某种绝对的极致感。艺术家这种极端的、脱离现实的审美意识构成了这个作品的强大力量。

在这样的庭园之中,太阳不止一个。炫目的阳光从所有的角度照射进来、从树叶空隙照射进来。生长于热带潮湿的泥土之中的苔藓,被放大了之后,成为了让人仰视的蕨类植物,而北方的大树则被缩小成为了矮小的庭院之树。当人们清楚看到远处的小树叶的同时,眼前的树叶则像显微照片一般地分毫俱现。简直就是某种疯狂的远近感与扩大缩小的杂技。

这个庭院过剩地堆积着各种各样的元素。

这样的过剩会进一步地拓展吗?这种过剩堆积所要到达的目的地也许就是最原始的、宇宙一般的“丰收的零的世界”吧。

Linn K.

标签:https://akilumi.fr/zh/works/the-garden/text-the-garden/trackback/ https://akilumi.fr/zh/works/the-garden/text-the-garden/